五个民族一台戏捷克斯洛伐克的民族矛盾如何走向分裂的结局

捷克斯洛伐克,一个在现代已经不复存在的小国,二战爆发前曾被纳粹德国夺去了整个苏台德地区,后又被德国占据了整个国土。通常观念里,捷克斯洛伐克都被视为是绥靖政策的受害者,然而历史却告诉了我们一个截然不同的答案——捷克斯洛伐克在二战时期的悲剧不全是外部因素,其内部复杂尖锐的民族矛盾也是一个主要因素。

捷克斯洛伐克的创建其实是非常简单的,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借助协约国在一战的胜利轻易地建立了国家,可以称之为是捡来的胜利,并且通过战后的“凡尔赛体系”获得了许多原本属于德国或是奥地利的土地,如此轻松的建立国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并不少见。但反过来说其国家内部也就会埋下许多的隐患,比如说其在国内政策方面容易受到民族主义的影响。

捷克斯洛伐克北部的苏台德山脉和大部分的边境地带都是德意志人的聚居区,战后上述区域均被划入捷克斯洛伐克境内。而作为捷克斯洛伐克的主体的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在掌控国家大部分权力后,对境内的德意志人的压迫也堪称丧心病狂,各种野蛮的恶性事件层出不穷,美国驻捷克斯洛伐克大使柯立芝就曾亲眼目睹捷克斯洛伐克警察对苏台德地区的德意志人进行,并造成了54人死亡的惨剧,而这还仅仅是其暴行的冰山一角。

根据1921年的统计,捷克斯洛伐克的德意志人约有312万,占捷克斯洛伐克总人口23.4%,等于说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对德意志人的压迫属于是自行制造国家分裂。捷克斯洛伐克政府这样做的动机是因为德意志人在捷克斯洛伐克多是中产阶级,而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则大多较为贫苦,政府想要用这种行为转移建国初期的经济矛盾。而捷克斯洛伐克建国前又在奥匈帝国的统治下,故此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很容易受到民族主义的驱使,从而对德意志人进行压迫和剥削。

这并非是危言耸听,而是捷克斯洛伐克政府的公开态度,捷克斯洛伐克建国功臣,曾任捷克斯洛伐克总统的爱德华·贝奈斯就对此有过明确的描述。他认为捷克斯洛伐克内部的民族矛盾十分严重,而解决民族矛盾的办法是迁走所有的德意志人,也就是将其赶出捷克斯洛伐克。同时他也认为此举可以解决国内复杂的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也就是以抢夺德意志人的土地、财产,来平息国内的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并为新生的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带来发展机会。

如果连爱德华·贝奈斯这样的高层尚且如此,那么整个捷克斯洛伐克社会都去抢夺德意志人的土地、财产,并在工作、救济和分配等多方面采取不平等策略,也就不让人感到意外了。饱受欺压的德意志人在对捷克斯洛伐克政府感到失望的同时,自然也就更容易被希特勒的主张所吸引,其提出的所有德意志人应该在一个国家的政治口号,对于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德意志人是难以拒绝的诱惑,因此他们也就产生了强烈的独立倾向,作为回应,捷克斯洛伐克当局自然也要对其进行,民族矛盾之间也就变得剧烈起来。

但耐人寻味的事情在于,虽然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一起对德意志人进行压迫和剥削,但捷克人也对斯洛伐克人进行压迫和剥削。说到这个就必须先说说有关于欧洲对斯拉夫人的划分,在我们的传统观念里斯拉夫人就是斯拉夫人,都是一个人种还能怎么划分呢?

事实证明,在这方面我们的格局可能是“小了”,因为欧洲人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同一个人种还是可以细分的,斯拉夫人就被分为了东斯拉夫人、西斯拉夫人和南斯拉夫人。很不幸的,捷克斯洛伐克也存在这个问题,西边的捷克人属于西斯拉夫人,而东边的斯洛伐克人属于东斯拉夫人。

想从面容外貌上区分东斯拉夫人和西斯拉夫人是很难的,重点观测方式是根据信仰不同来进行区分,西斯拉夫人大多信仰天主教,东斯拉夫人信仰东正教,两者的重点区别就在这。在中国宗教信仰的区别并不会让我们产生物理上的交流,但在欧洲则截然不同,宗教信仰不仅是区分人种的主要方式,而且还带来一连串的社会问题和民族矛盾。信仰天主教的西斯拉夫人对信东正教的东斯拉夫人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认为自己是“上帝的选民”,这直接导致了双方展开了旷日持久的物理交流。

现在的矛盾点很明确,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信仰不同,自认的民族起源也不同,把这两个民族扔到一起,国内的矛盾属实是高压锅级别,今天不炸也得明天炸。当初两个民族能联手,是因为双方的领导人认为彼此都太过弱小,只有抱团取暖才能换取建国的希望。

这种合作早期自然是哥俩好,两个民族联起手来为了特申地区的主导权和波兰掐架,和想要夺取斯洛伐克的匈牙利掐架,甚至是得和新生的魏玛德国为了东部边境问题掐架。在两个民族的同仇敌忾之下,捷克斯洛伐克总算是稳固了下来,能够获得几天的消停日子。

可是待到国家稳定之后,捷克人却动起了歪心思,捷克在经济和工业方面要比斯洛伐克更具优势,自然也就认为自己可以掌控斯洛伐克地区的一切。

在捷克人持之以恒地挖墙脚下,斯洛伐克变成了向捷克提供生产原材料、农产品和劳动力的低端产业区,而捷克则靠着自己强劲的工业体系摇身一变成了高端产业区。

这样的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捷克人轻松地掌握了国家大部分的财富,而斯洛伐克人却变成了穷光蛋,双方的矛盾也由此爆发了。

捷克人自认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可是斯洛伐克人也不是什么二傻子,围绕着社会财富和社会资源分配的问题上,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又爆发了冲突。而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彼时基本被捷克人掌握,军队和警察系统也大多被捷克人所把持,斯洛伐克人想要改变现状的可能基本为零。

如果说建国早期还能依靠一起抢德意志人来平息矛盾,那么等到苏台德地区的德意志人也穷得兜比脸干净之后,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的矛盾也就彻底压不住了,斯洛伐克的独立情绪也日渐攀升,并逐渐成为了一种公开的政治诉求。

而对于斯洛伐克人的独立倾向,捷克人自然是百般不满,并认为这是斯洛伐克人对他们的一种背叛。尤其是捷克人联想到1919年的匈牙利革命时期,部分斯洛伐克人曾加入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所以捷克人认为斯洛伐克人在政治上是不可靠的。

尽管匈牙利苏维埃共和国早已不复存在,可匈牙利王国也对斯洛伐克有领土诉求,捷克人也担心斯洛伐克人会突然倒向匈牙利,故而也对于斯洛伐克人采取了高压政策,这进一步激化了两个民族的矛盾。

一个国家三个民族相互倾轧,已经是够乱的了,更别提捷克斯洛伐克境内还有波兰人和匈牙利人,而且同样因为民族矛盾具备独立倾向。特申地区的波兰人认为自己归属于波兰,不满于协约国对特申的划分,认为自己应该回到波兰去。而南喀尔巴阡州的匈牙利人也有和波兰人一样的想法,他们也认为自己是匈牙利的一部分,对于捷克斯洛伐克则没有任何归属感。

这又产生了一个非常复杂而奇妙的局面,捷克斯洛伐克的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出于共同的利益,自然是不愿意境内的德意志人、波兰人和匈牙利人搞独立。

但是捷克人和斯洛伐克人的矛盾也逐渐开始失控,斯洛伐克人的独立倾向也是愈发强烈,捷克人又不得不打压斯洛伐克人,而斯洛伐克人自己也在德意志人、波兰人和匈牙利人。

最后复杂的民族矛盾导致捷克斯洛伐克内部乱作一团,五个民族相互之间展开了激烈的物理交流,棍棒和拳头就是他们的发言工具,整个国家的前途因为民族矛盾问题而风雨飘摇。

当然,捷克斯洛伐克的民族矛盾问题并非没有来源,作为一战胜利者的协约国应该是承担一部分责任的。当时协约国重新划分欧洲疆界,并对战败国进行惩罚措施,这造就了一批小国的诞生,但也遇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国家的概念究竟是什么?是单纯的一块土地,还是同宗同源的人民?如果是同宗同源的人民,那什么因素是最重要的呢?种族?语言?还是宗教?

这在国际上是一个几乎无解的问题,强行划分必然会造成民族矛盾的隐患,而协约国在当时也没有仔细思考这一问题,一厢情愿的结果就是捷克斯洛伐克饱受其害。而捷克斯洛伐克自己也不注意这个问题,民族情绪带来的冲动之举让矛盾进一步恶化,到最后就发展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不难想象,这样一个民族矛盾尖锐的国家是很容易出现分裂趋势的,捷克斯洛伐克在1938年的悲剧很大程度上也是源于民族矛盾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More From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