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贩“治国”比政府强?毒品泛滥少女失足揭秘巴西贫民窟

一群戴着口罩、穿着破烂的巴西年轻人正在挨家挨户地分发口罩和为数不多的药品。

每当他们敲开一扇门时,他们就会对门内穿着破旧的巴西贫民们用饱含脏话的葡萄牙语大喊大叫,威胁着他们做好防护,及时吃药,自我隔离。

不过,收到东西的贫民们看着手中的药品和口罩,再看看眼前分发口罩的人口,眼神中却没有感激,更多的是恐惧。

而如果要是仔细盯着这些发放药品和口罩的年轻人的身后看,还会发现更加令人诧异的事情——他们身上都背着枪。

相信看到这里,你的心中会泛起许多的疑问:为什么毒贩会发药品和口罩?为什么没有警察和政府?

里约热内卢,巴西的第二大城市,曾经是巴西及葡萄牙帝国的首都,也是如今巴西的经济文化中心,南美洲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它坐落在巴西东南部的大西洋沿岸,拥有着世界三大天然良港之一的里约热内卢港。

热带草原气候为这里送来了丰厚的水热条件与广袤的草原,200公里的海岸线为这里送来了数不清的美景与海滨。

而在城中710米高的耶稣山上,坐落着闻名世界的地标性雕塑——里约热内卢基督像。

除此之外,足球,桑巴舞,古建筑同样让这里闻名世界,每个来到这里的游客,都对这里赞不绝口,认为它是一个圣洁、美丽、厚重的古城。

据联合国卫生组织统计,在巴西,每年有超过600万人口的巴西人吸食过毒品,占到了巴西人口总数的3%。更可怕的是,其中还有大量不断增加的未成年“瘾君子”。

另一方面,巴西的毒品形势与世界上的其他国家的“高消费”吸毒的情况有所不同。

并且在这些贫民窟中,早已形成了数量巨大的有组织有规模的制毒贩毒犯罪团伙。

他们在贫民窟中吸收成员,在隐蔽的热带雨林中制毒,在城市和外国销售,利用黑帮和武装部队与巴西政府抗衡,由此形成了一套规模化的制毒贩毒产业链。

而在如今,巴西的毒品行业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加上巴西政府连年的,巴西境内的毒品问题已经脱离了巴西政府的管控范围。

甚至在里约热内卢这样的城市中,贫民窟的毒枭和黑帮们总结出了自己的毒品经营模式。

他们借助于里约连年增长的贫困人口所提供的“劳动力”,一步步地将毒品交易从幕后推送到台前。

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中,大量外国游客的蜂拥到来让巴西的毒枭们看到了商机,推出了一种印着著名运动员头像和奥运五环标志的新型包装毒品,以低廉的价格推销给各国游客。

并且他们还在包装上印刷了“里约奥运会指定毒品”“请勿让小孩子接触”等字样。

除此之外,巴西的毒品发展走上台前,不仅仅只局限于毒品交易的层面上,甚至还体现在了部分“政治”层面。

巴西的毒品历史十分的悠久,早在上世纪60至70年代,巴西的毒枭和黑帮们就以贫民窟作为“大本营”开始了毒品的发展之路。

在80年代初期,由于特殊地理区位与气候原因,南美洲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可卡因产地之一。

哥伦比亚、玻利维亚、秘鲁、巴拉圭等诸多南美国家都拥有自己属于不同势力的可卡因生产基地。

而与这些国家相邻的巴西,在经历十几年的毒品发展和名为巴西奇迹的经济发展后,已然成为了当时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第二毒品消费大国。

一边是产地,一边是市场,这样的地理区位为巴西国内的毒品交易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于是巴西境内的众多毒枭与贩毒集团纷纷与周边各国的制毒基地展开了合作,将巴西的大门向整个南美洲敞开。

有时候他们的客户是达官贵人,有时候他们的客人甚至是贫民窟中奋斗吃不饱的穷人。

正是这样,巴西的穷人们越来越穷,毒贩和富人们却凭借着毒品与其衍生的各种行业变得越来越富,进一步地滋生了毒品的交易,陷入了死循环之中。

但当这些收入卑微的军人们看到了毒品的巨大的利润后,却选择了和毒贩们同流合污。

巴西警察面对这种情况也是手足无措,难以治理,迫于无奈只能将这位毒品大佬“请回去”。

另外,由于巴西政府对贫民窟常年的放任管控,现如今的巴西贫民窟已经成为毒枭们的天堂。

据2020年的数据,现如今仅仅在里约热内卢一个城市,便已经有1413个贫民地区被黑帮和毒枭们所控制。

其中,参与到人口贩卖的贫民窟达到了800多个,有278个贫民窟被各种势力们用非法武装实际控制。

而毒品交易组织们则控制69个贫民区,他们所制造的毒品交易几乎遍布的所有的贫民区。

人口贩卖组织为黑帮和毒枭提供“劳动力”,黑帮为人口贩卖组织和毒品组织提供武装保护。

而毒枭们则为黑帮和其他所有组织提供毒品,三方“互惠互利”,贫民窟俨然成为犯罪和毒品的温床。

而在2020年,受疫情影响,里约热内卢等城市的旅业受到重大影响,黑帮和毒枭们的生意陷入了停滞。

同时,由于巴西政府的不作为和医疗系统的落后,新冠疫情在里约热内卢等城市肆虐。

而为了防止自己管辖的贫民窟内的疫情爆发,各大毒枭和黑帮们还为贫民窟的居民提供了药品和口罩。

从这里可以看出,对于贫民窟的居民来说,作为一处不受政府管辖的地区,或许毒枭们比政府更加“可靠”。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作为犯罪者,巴西的毒枭们甚至可以公然地接受外界的采访,并且不用担心来自政府的追捕。

随着巴西世界杯的临近,2014年,,中国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组推出了系列特别节目《走进“上帝之城”》。

通过该栏目驻巴西记者亲身实地的采访巴西贫民窟中的毒贩,揭露巴西不为中国大众所知的贫民窟毒贩生活。

在节目立项初期,负责该节目的刘骁骞记者得知自己被选为采访记者时十分的担忧。

虽然经验丰富的他此前有过跟巴西毒贩单独的采访经历,但他这次走进毒窝,还是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准备。

但好在,后续中国方面成功地与他要采访的巴西毒贩们取得了联系,并且得到了他们的同意和支持,《走进“上帝之城”》节目才得以正常进行。

在此次节目中,刘骁骞要采访的地方是位于巴西里约热内卢的最大的贩毒窝点——“上帝之城”,一个位于里约西部的巨大贫民窟。

而毒贩们的武装力量更是惊人,单单是步枪、狙击枪、冲锋枪等武器就有几万只,手榴弹和重机枪在这里也是频繁的出没。

除此之外,“上帝之城”的各个重要的机关要道也被毒贩们用凶狠的武力所控制起来。

在进入到里面的制毒工厂后,刘骁骞和摄影师详细地记录下了工厂内部的景象:三三成组,错落有致的制毒工人和制毒机器;

严肃把守工厂内部的持枪毒贩;甚至在毒品上都有着,独属于他们的包装和记号。

这极具冲击力的景象,打破了人们以往在影视作品看到的制毒工厂破旧落后的样子。

如果不提前告知是制毒工厂的话,相信很多人都会误以为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面粉工厂。

在采访中,刘骁骞作为记者用流利的葡萄牙语采访了制毒工厂内的一名小毒贩。他问:你们不怕警察么?

据后期的调查的数据,在“上帝之城”这样一个贫民窟中,单单狙击枪可能就有上万只,部署在上帝之城的各个角落。

更可怕的是,这只是里约热内卢的一个街区的贩毒工厂,在巴西的其他城市的其他贫民窟,这样的地方还有无数。

甚至有些人做出了设想,如果以后这些毒贩们联合起来,以他们的武装力量,能不能够推翻巴西政府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要了解巴西的部分历史,才能够真正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

巴西是南美洲最大的国家,面积达到851万平方千米,与中国仅仅相差100余万平方千米。

在地理上,巴西拥有着独特的地势,全国一半的领土是海拔200米以下的平原,而另一半是海拔五百米以上的巴西高原。

全年的热带气候,为巴西送来了丰富的降水和热量,让它成为世界咖啡、酒精、糖类、大豆、烟叶、鸡牛肉等等出口量排名世界第一的农产品。

除此之外,这里还有着世界第五位的铁砂矿,超500亿桶的石油,100亿吨的煤炭与其他近百种的自然资源。

广袤的亚马逊雨林和亚马逊河为这个国家带来了57%的森林覆盖率与世界18%的淡水。

据统计,仅仅是综上所述的这些优势就足以让一个国家平缓地从落后的封建王朝在短短的时间内成为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

十五世纪,葡萄牙的航海家来到了这片古老的土地,将这里作为葡萄牙的殖民地。

而仅仅67年后,巴西爆发了军事政变,从此成为了延续至今的巴西联邦共和国。

上世纪70年代,彼时落后的巴西在军政府的带领下曾创造了震惊世界的巴西经济奇迹。

外国资本对国内落后生产模式的“降维打击”使得巴西农民失去了土地,只能进入城市,成为外国资本的工人,赚取微薄的薪水。

一场“巴西奇迹”之后,巴西的穷人们却更穷了,贫民窟开始在巴西各个城市的各个角落飞速的扩张。

正如前所提到的那样,巴西富人们对毒品的旺盛需求让本国的毒品进入了繁荣的发展。

巴西的毒贩们只需要在贫民窟找个房子,找一些贫穷但想要改变现状的年轻人,便可以在里约热内卢将制成的可卡因贩卖给欧洲和巴西的富人,仅仅几克可卡因所带来的利润就可能远超一个巴西人一年的收入。

此外,在早期巴西政府对毒品的打压中,还存在着大量的政府人员,官员和毒枭们互相勾结,在前线抗击毒贩的警察和军人被自己的国家背叛。

等到毒贩和黑帮们用武装控制了掌握了贫民窟,巴西的毒品困境就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死循环,直至今天。

总结的来说,就是自作自受的巴西政府、走投无路的巴西人民和利欲熏心的毒贩们共同促成了今日的局面。

他们与民众的关系就如同牧羊人和羊群的关系,保护巴西的贫民,为他们提供药品,更多的是把他巴西贫民当成自己的“利益”。

或许,对于这个有过消防员梦想的毒贩而言,他可能也在幻想着自己生在一个幸福的国度,成长为一名消防员,不用担心明天会不会死,只用想着救出更多人的日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More From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